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牌娱乐产品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翼龙实战攻击导弹上千枚 创国内无人机外贸最大订单

2016年11月02日 14:48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无人机扎堆亮相珠海航展,“四川造”备受关注,尤其是由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推出的翼龙系列无人机,早已在海内外声名远播。

  1日,中航工业成都所在航展现场展示了翼龙无人机系列(翼龙Ⅰ、翼龙Ⅰ-D和翼龙Ⅱ)、灵龙无人机和VD200无人机系统等多款无人机。其中,翼龙Ⅰ-D和翼龙Ⅱ是首次亮相航展。

  此前,翼龙Ⅰ无人机已多次亮相,而这次推出的翼龙系列和此前相比有何区别呢?昨日,中航工业成都所翼龙系列无人机总设计师李屹东在现场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翼龙系列无人机是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根据国际市场中高端客户需求研制推出的高端无人机,“主要用于侦察、监视、巡逻和对地打击等,具备非常广泛的军事和民用用途,目前已成功进入以西方装备为主的中东国家。翼龙Ⅰ具备侦察打击基本功能,目前已在国内外批量交付,飞行小时已达数万小时,实战攻击导弹上千枚,使用强度非常大。”

  翼龙Ⅰ-D无人机系统是在翼龙Ⅰ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研制而成。“相较翼龙Ⅰ,翼龙Ⅰ-D在起飞重量、升限、航时、通讯、内部装载和外挂能力等方面均有显著提升,续航时间长达35小时,外挂种类多达十余种,是一款全复材、高性能、中空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系统。”李屹东表示,而对于更先进的翼龙Ⅱ,李屹东称则是在翼龙Ⅰ的基础上全新研制而成采用涡桨发动机,“大幅提高了平台飞行性能、载荷装载能力、多传感器综合能力、武器挂载能力和数据传输与控制能力,平台性能优、扩展能力强、载荷种类多、任务用途广,可适应复杂使用环境下的多种任务需求,是一款中空长航时、察打一体化的多用途无人机系统,比如激光制导炸弹最大可挂200多斤武器。”

  李屹东透露,目前翼龙Ⅱ已经完成科研试飞,并且已经获得国外订单,准备按照合同约定来交付。“翼龙系列无人机已创下国内无人机外贸单笔最大订单纪录。”(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想玲珠海报道)

【编辑:高辰】
/fileftp/2016/06/2016-06-13/U194P4T47D35171F967DT20160613093733.jpg">
/fileftp/2016/08/2016-08-04/U194P4T47D36220F967DT20160804155100.jpg" width="586" height="99">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三公切牌技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ii4s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公切牌技术,鱼虾蟹透视赌具
广州扑克牌
打麻将有什么最先进
广州牌技教学
惠州哪里有卖牌具
普通扑克牌如何出千
玩扑克牌怎么出千
金花变牌技术
广州扑克千术学习
炸金花变牌技巧
浅灰色高档变牌西装
打将老输钱怎么办
扑克牌小魔术教学视频
纯手法三公扑克千术
2016最新赌三公扫描
牛牛扑克技巧
更何况在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未来5年,我国经济也确实具备7%左右的增长潜力。“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十二五”规划曾提出7%的增长率预期目标,实际年均增长率为7.8%。“十三”时期潜在增长率要低于“十二五”时期,但也在7%以上,实际增长率可能在7.5%左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只要主动适应发展新常态,坚持改革创新,积极作为,我国经济就能实现7%左右中高速增长,并稳步迈向中高端水平,为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奠定坚实基础。
他13岁就开始炒股,当时父亲给了他2,000元,让他学习股票投资。
李敏此时无法向爸爸道出个中缘由。但她觉得爸爸的心正像妈妈所说的,是很孤独、很寂寞的。他也像普通人一样,希望得到家人的爱,享受到天伦之乐。
日本人剥夺盟军战俘们所有的权利。日本看守拒绝向盟军战俘提供肥皂、热水、甚至是厕纸,—没过多久,他们就称战俘们为“肮脏的白种猪”。每一个战俘都被日本人分配了一个号码,他们必须把号码别在衣服的显眼处(任何时候都是这样),在每天点名,报到他们号码的时候,他们必须用日语大声应答。日本人从来不称呼白人战俘名字,只用号码来称呼他们。
在三年半的被俘生涯,绝大多数战俘没有获得任何换洗衣服。他们在日本的北部山区工作,当大雪穿过破烂的屋顶落到他们房间的时候,他们只能穿着他们在热带地区(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作战的时候发的棉质衣服,而且他们还经常没有鞋子穿。可是日本人再不提供任何安全保护设备的情况下强迫他们从事最危险的工作,他们要赤脚在高炉、船坞和工厂里劳动。
“39岁了。”
斯帅亲自向韩国主帅要人